<form id="lo3rl"><small id="lo3rl"></small></form>
    <var id="lo3rl"></var>

    1. <var id="lo3rl"><mark id="lo3rl"><cite id="lo3rl"></cite></mark></var>
      <var id="lo3rl"></var>

        1. <nav id="lo3rl"></nav>

        2. 加載中 ...
          首頁 > 新聞 > 滾動 > 正文

          藝術品投資新風口:NFT火熱背后的邏輯

          中國財經界·www.riaaquino.com 2022-06-06 16:00:26本文提供方:網友投稿原文來源:

          當前如果選一個融合藝術、時尚、投資、互聯網及各大品牌商的共同焦點,莫過于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NFT。NFT從互聯網玩家熱衷的小眾愛好,上升到一個潮流和投資風口,短短不過一年時

          當前如果選一個融合藝術、時尚、投資、互聯網及各大品牌商的共同焦點,莫過于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NFT。

          NFT從互聯網玩家熱衷的小眾愛好,上升到一個潮流和投資風口,短短不過一年時間。作為藝術品版權投資的延伸,NFT是一種新興概念,也是一類全新的加密數字資產(數擬資產)投資方向。NFT與藝術品融合,為藝術品的價值確認提供了更便捷的方式,也打開了創作者實現藝術價值的想象空間,從藝術形式到交易、流通變得更加豐富與多元。

          對于玩家來說這是一種時尚,對于大眾來說“數擬資產”投資意味著什么。NFT藝術品是否具有投資價值?投資邏輯是什么?從傳統實物到“數字化”藝術品投資,投資理念如何轉變、風險如何判斷?近日,亞洲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理事長、中國通信工業協會數字經濟分會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蘇彤接受了《中國房地產金融》的專訪。

          什么是NFT?

          在解讀NFT之前,有必要了解大火的元宇宙,如果沒有元宇宙引發的關注,NFT可能還是一個“少數派”。

          1992年,尼爾·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說《雪崩》出版,書中提出的一個概念“Metaverse”,現在以“元宇宙”中文命名,簡單理解是與現實世界平行的虛擬世界。

          我國著名科學家錢學森將“Virtual Reality(虛擬現實)”命名為“靈境”,他認為“靈境”技術是繼計算機革命之后又一項革命性技術,將引發一系列震撼全世界的變革。1995年10月23日,錢學森致信給戴汝為、錢學敏,信中提到“未來的人工智能工作是人·機結合的一項‘大成智慧’工程”。

          “三十年前,錢學森先生以‘中國味’的‘靈境’命名了今天的‘VR’,錢學森先生的大成智慧預言了今天的‘元宇宙’。”蘇彤說。

          蘇彤認為判定真正的“元宇宙”有七個標準:可識別的數字身份(分身),可統一的數字編碼(地址),可協作的數字任務(全球),可交易的數字創造(文明),可流通的數字資產(經濟),可永續的數字沉浸(時空),可信任的數字信息(鏈網)。并據此給出了他稱之為2049版的元宇宙定義:元宇宙是以從定性到定量的錢學森現代科學技術體系為學科基礎,綜合包括數字身份、數字位碼、數字任務、數字資產、數字信任等技術和組織方式,以“可交易的數字創造”為核心且能永續沉浸的靈境智界(VR & Cyberspace)與數字化生產生活集成體(Digital Metathesis)。

          NFT的出現,為在元宇宙中實現數字資產的可交易化打通了道路,也就是說在元宇宙世界中,NFT賦予了元宇宙數字世界不再“虛”擬的魅力。

          NFT,意為非同質化加密數字權證(Non-Fungible Token),源于以太坊ERC-721標準(關于智能合約的接口標準)。

          2017年6月,世界上第一個NFT項目——《CryptoPunks》在以太坊發布,由1萬個獨一無二的24x24、8bit樣式的不規則像素組成。像素分為男性、女性、僵尸、猿、外星人五類,每個像素都有自己隨機生成的獨特外觀和特征,例如飛行員頭盔、牛仔帽、藍色眼影等。目前,《CryptoPunks》以其高昂的交易價格成為全球最貴的NFT項目。

          NFT作為一種架構在區塊鏈技術上的,不可復制、篡改、分割的加密數字權益證明,可以理解為一種“從無形資產到有形資產的數字所有權證書”。

          “NFT的核心價值在于‘數字內容資產化’,為數擬世界中的財產確權和交易機制提供解決路徑。”信達證券在其報告中這樣指出,NFT為數字內容提供產權證明,將數字資產的范圍從數字貨幣拓展至圖像、音視頻、游戲道具等非同質化的數字內容。憑借區塊鏈技術不可篡改、可追溯等特點和去中心化存儲技術,NFT保證數字資產的唯一性、真實性和永久性(不會因中心化平臺停止運營而消失),有效解決數字資產的確權和存儲問題,提高數字資產交易效率和降低交易成本,增強數字內容資產的流動性。

          NFT與比特幣、以太幣等主流加密資產的不同之處在于,任何一枚NFT代幣都是不可替代且不可分割的。

          蘇彤表示,狹義NFT是基于以太坊(區塊鏈主流公鏈之一)的一種特殊的“數權資產”。“數權資產”的財產權屬性和傳統藝術品投資中的物權或版權屬性有較大區別。一方面,NFT和藝術品的結合不是簡單的“加總”,NFT為藝術品帶來了全新的投資邏輯,激發多種新的投資方式。另一方面,NFT對藝術收藏而言不是錦上添花,而是一種“創造性破壞”,使得收藏不局限在固化或封閉的小圈子,這種“創造性破壞”恰恰是藝術品NFT投資的魅力所在。

          蘇彤認為,以NFT為代表的數權資產經營模式,為中國文化傳承與創新帶來了“天賜良機”。以往,藝術品收藏領域的投資行為相對比較小眾,圈層和“玩法”也比較固定。NFT和藝術品相結合之后,對整個藝術創作、生產、交易、收藏全鏈條價值創造過程,帶來全新的、更為廣闊的想象空間,必將使藝術產業更加繁榮、藝術市場的形式更加多樣性。

          從NFT應用方向來看,來自數字內容版權的保護和交易(轉讓與許可),還來自數字內容發行與IP價值的變現。

          信達證券認為,NFT為原生的圖片、音樂等數字內容提供一個類似于實體資產的新發行方式,收藏者獲得圖片或音樂的所有權,并且可以像處置實物資產一樣收藏、使用、分享和轉讓。NFT也提供了一種IP衍生品的新形式,衍生品不再只是周邊、盲盒、手辦等實體,而可以是圖片、動畫、3D建模等數字內容,給內容IP實現衍生變現提供了新思路。

          自2020年開始,NFT進入快速擴張期。NFT的應用逐步擴大,已經從游戲、收藏品到音樂等領域不斷破圈。

          NFT藝術品投資邏輯

          真正將NFT藝術帶入公眾視野的是數字畫作《每一天——第一個5000天》(Everydays:TheFirst5000Days),這是美國數字繪畫藝術家邁克·溫克爾曼(藝名Beeple)從2007年5月開始,連續5000天每天創作一幅藝術作品,最終將5000張作品圖拼接成一個316MB的JPG文件。

          2021年3月,佳士得將其拍出4.5億元(6934萬美元)的天價,創下NFT藝術作品的世界最高價紀錄。這也使溫科爾曼成為繼大衛·霍克尼和杰夫·昆斯之后,第三位作品拍賣價最高的在世藝術家。

          隨著更多NFT作品的高價拍賣,NFT被視作是藝術界的顛覆者,越來越多的藝術家和內容創作者進入NFT領域,將他們的作品鑄幣掛鏈。

          2022年1月18日,在周杰倫生日當天,其與好友聯合創辦的潮牌宣布發售NFT項目幻想熊,限量1萬個,不到一小時全部售出,總價超過6200萬元。

          2021年7月,來自英國倫敦、年僅12歲的本雅明·艾哈邁德,上線了自己的NFT《怪異鯨魚》系列,9小時就售罄,最終入賬80ETH(以太幣),這樣一組各異的像素小鯨魚給艾哈邁德帶來了超過35萬美元的收入。

          根據CryptoPunks官網數據顯示,截止到2021年12月21日,最低售價的CryptoPunk為23.75萬美元,過去1年《CryptoPunks》的銷售數量為1.2萬個,總累計銷售額為18.1億美元。在《CryptoPunks》項目中,售價最高的是CryptoPunk3100,其售價高達758萬美元。

          占據全球NFT市場90%份額的OpenSea,是世界上最大的NFT綜合交易市場,為用戶提供鑄造、展示、交易、拍賣NFT等一站式服務。其交易數據顯示,2021年的交易量達到140億美元,相比2020年(2170萬美元)增長了646倍。

          NFT市場的火爆,不禁讓人疑惑,作為藝術品版權投資的延伸,NFT藝術品是否真正具有投資價值?與比特幣、以太幣等虛擬貨幣一樣,NFT同樣依靠區塊鏈進行交易,NFT投資邏輯是什么?

          “NFT不是單純的虛擬資產。”蘇彤提到其所提出的“資產四象限”模型,突破資產有形和無形二元劃分模式,將資產分列在四個象限:有形資產(看得見\摸得著,對應實物資產);無形資產(看不見\摸不著,對應傳統意義上屬于人身權范圍內的無形資產);象形資產(看得見\摸不著,對應作為智力成果表達的知識產權類資產);擬形資產(看不見\摸得著,對應擬制化的金融資產等)。

          蘇彤認為以NFT為代表的數權資產,不應被籠統地概括到虛擬資產中,更準確地說,應將其稱為“數擬資產”(加密數字權益資產)。

          “通過加密數字資產方式,可以讓過去那些‘看得見\摸不著’的資產,一定程度上有了‘摸得著’的資產屬性。這就意味著,藝術資產的投資邏輯可能會發生極其深刻的變化。”蘇彤表示,NFT和藝術(不僅是藝術品)深度結合,投資藝術領域的類型和屬性、范圍和空間都將極大提高。

          溫克爾曼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談到類似的問題:如果大家都能欣賞,為什么要花錢去購買呢?溫克爾曼回答道:當有人去盧浮宮拍了一張達·芬奇的《蒙娜麗莎》,也不會有人認為拍攝者擁有《蒙娜麗莎》。而當你購買了NFT作品,所有人都能夠知道你是這個作品的擁有者。這份詭譎的論述仿佛更加印證了加密藝術的真實價值,以及“占有”所賦予購買者的文化加成。

          蘇彤表示,NFT藝術(或藝術品)的投資,不僅僅是現有藝術品權益投資形式的一種延伸,更應視作對一種新的資產類型的投資。這個過程,使“NFT+藝術”獲得了非常廣闊的資產化空間——即不僅僅是藝術版權的數字化,而是圍繞藝術和藝術品之上多種資產權益數字化??傊?,以NFT為代表的加密數字資產,使人們在“藝術資產”投資上,擁有了此前不可想象的機會。

          “NFT使得人類在藝術創作、收藏和交易方面擁有更多可能性,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藝術投資的參與方式和參與人群都發生了變化。”蘇彤說,需要冷靜的是,不要想著通過投資NFT藝術品短時間發財致富,投資收益只是衡量“NFT+藝術”的一個指標,但遠非全部??简炄藗兊氖?,如何放飛想象力,在現行法規框架下,找到各種各樣的新“玩法”。

          蘇彤特別強調指出,NFT藝術投資風口的背后,應該鎖定的底層邏輯是“可交易的數字創造”。目前,種種原因下,國內的“NFT+藝術”主要玩法是“數字藏品”,總體上說不可交易,缺乏流通性。這和期待利用加密數字資產的可交易性和高流通性,繁榮文化藝術的基本精神有些背道而馳。

          如何能夠實現“玩法突破”?需要NFT藝術收藏與投資理論的體系化建設,需要富有洞察力和創見力的團隊去設計;需要跨學科的明白人和專業操盤手共同推進。蘇彤介紹到,2022年11月1日,在比特幣白皮書13周年之際,他所領導的團隊發布了《比特圖:一種基于“中國密碼”的數字創造力交易系統》,試圖為“NFT+藝術”投資和交易理論建立可操作性的原則框架。

          他呼吁更多人參與到加密數字資產權益交易模式和經濟模型的設計中,正如硅谷一代人的精神領袖——理查德·巴克敏斯特·富勒所言:創造一種新的模型,讓原有的模式作廢。探索NFT+藝術投資的前景才剛剛開始。

          NFT:泡沫還是機會?

          NFT這股風潮,不僅僅在熱衷內容創造者中流行,現已成為一種大眾潮流。

          很多品牌如耐克、阿迪、彪馬、NewBalance……甚至國內的安踏、李寧也加速布局,德國彪馬將其推特賬戶PUMA改為PUMA.eth,李寧首幅NFT藝術品在保利拍賣行展以112萬元的價格成功拍出。

          與此同時,NFT的限量發行與稀缺性刺激炒作推升NFT價格。2022年2月12日,國際奧委會官方授權冰墩墩NFT數字盲盒在nWayPlay平臺正式發售,官方定價99美元,一經發售迅速被搶空,其官方發售價也隨之上漲。截至2022年2月18日,官方售價已達349美元,翻了三倍有余。

          這樣促使更大的玩家嗅到機會闖了進來。2022年2月16日,紐約證券交易所在向美國專利商標局提交的監管文件中表示,希望成為NFT的金融交易所,以與OpenSea和Rarible等主流NFT交易平臺展開競爭。

          從全球NFT市場來看,NFT產業鏈包含了提供基礎設施的NFT鑄幣、發行、交易、存儲為主的技術支持方,以及支持內容創作的各類主體即鑄造方,如IP授權方、項目創作方、項目發行方和發行平臺,還包括NFT衍生應用平臺,如支持NFT二級市場流動交易抵押平臺、融資平臺、社交平臺等。

          從中國境內市場來看,目前國內NFT市場仍不成熟。由于我國禁止數字虛擬貨幣,國內NFT平臺仍只能用法幣進行交易,NFT大多以數字藏品替代,并且大部分平臺仍舊只能作為一級市場,并不支持玩家之間交易,NFT藝術品的商業化并未完全打開。

          中國NFT主流的發售和交易平臺以阿里拍賣、螞蟻集團旗下鯨探(原名螞蟻鏈粉絲粒)及騰訊旗下幻核等機構為主,其功能僅限于數字藏品發售與交易。

          2021年9月24日,國家發改委等11部門發布《關于整治虛擬貨幣“挖礦”活動的通知》,宣布虛擬貨幣“挖礦”活動將被正式列為淘汰類產業;同時,央行等10部門發布《關于進一步防范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明確虛擬貨幣不具有與法定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相關業務活動屬于非法金融活動,并從“建立健全應對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工作機制”、“加強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監測預警”等角度防范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

          2022年2月18日,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防范以“元宇宙”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提示以“元宇宙投資項目”“元宇宙鏈游”等名目吸收資金,涉嫌非法集資、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其中指出,存在不少編造虛假元宇宙投資項目的詐騙項目。

          蘇彤表示,目前國內沒有相關法律制度,政策制定者還在猶豫觀望。主要的原因是缺乏對NFT更深層次的理論和政策研究,對NFT的本質缺乏基礎判斷,很難做出相應的合適的制度安排。要開展對NFT藝術投資領域的立法和政策研究,需要跨學科的專家共同努力。

          很顯然,NFT也好,數字藏品也好,還不能真正定義為比肩金融資產的一類投資品,缺乏制度及交易、流通等機制,在國內是NFT還停留在玩票性質。

          “政策驅使我們必須思考一個問題,NFT藝術品投資行為最終往哪個方向發展,國外的法律政策走在中國前面,中國還有沒有可能要探尋的方向?”蘇彤認為,這最終要回歸到投資行為和藝術的一個正向關系上,投資行為應該能夠激發交易結構和好的藝術創造。即尊重國內法律條件,同時又不受限于一些阻礙,仍然能夠對加密數字資產,對藝術的創造、文化的傳承以及財富的管理等能夠產生積極的作用。

          由于NFT藝術品投資市場和傳統的投資模式有所區別,并且存在很大的風險。“從傳統投資模式進入到‘數字化’藝術品投資市場,投資者投資理念需要大轉變,因為傳統投資模式和‘數字化’藝術品投資,是兩個不同的投資范式。”蘇彤表示,投資人應該保持積極心態,去探索一個未知的領域,別抱著賭徒的心理希望一夜暴富。

          從NFT未來的發展方向看,蘇彤認為NFT未來發展應關注個人創造性的表達。通過加密數字資產的方式,讓個人通過藝術創造實現的IP(information Property,信息財產權)資產化、可交易化。讓更多“象形資產”通過變成加密數字資產得以流通變現。解放個人的IP資產,實現創作者“破圈”經營,讓有潛力的藝術創作者,被更多更方便地關注到,從而使其個人IP資產增值,促進藝術投資行為突破工業文明時代藝術經濟流通模式的禁錮。

          此外,針對國內法律框架下,還有很多問題尚待解答,諸如NFT是否屬于物權?是否具有金融屬性?NFT是否屬于數字復制品?NFT交易機制是否接入現有金融資產交易系統?這些問題仍然需要權威機構予以明確,從藝術品到數字資產,從藝術品實物投資到數字資產投資,中國NFT發展還需更多想象力。

          本文來源:責任編輯:李雷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如若轉載,請 戳這里 聯系我們!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郵箱:info@qbjrxs.com!

          {"error":401,"message":"site error"}http://www.riaaquino.com/news/2022/0606/94257.html
          av中文字幕一区少妇,AV专区,伊人热热精品中文字幕
          <form id="lo3rl"><small id="lo3rl"></small></form>
            <var id="lo3rl"></var>

            1. <var id="lo3rl"><mark id="lo3rl"><cite id="lo3rl"></cite></mark></var>
              <var id="lo3rl"></var>

                1. <nav id="lo3rl"></nav>